往返宜昌武汉运送物资的司机志愿者: 怕家人担心没说实话

2020-02-21 11:40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熙廷) 疫情发生后,不少长途货运司机自愿加入“宜昌市物流协会应急抗疫救援车队”,帮助运输生活物资和防护用品。志愿者罗庚和毛晶晶是这支车队里往返宜昌和武汉的专线司机,从1月25日起至今两人已驾驶货车来回跑了10趟。“送完货回宜昌是最高兴的时候”。

81.jpg


车队帮助运送蔬菜等生活物资。受访者供图

82.jpg


宜昌当地企业捐赠给武汉中部战区总医院的一批药品,被罗庚和毛晶晶运送至武汉。受访者供图

第一趟去武汉“心里不踏实”

罗庚怕家人担心没对他们说实话。正月初一出门的时候,他告诉妻子,公司招志愿司机跑抗疫物资运输,他报了名,要在宜昌市内做生活物资转运。到现在,他的妻子、儿子和父母仍然不知道,他跑的路线其实是往返武汉。

大年三十,海源物流公司群里看到,总经理发了招募抗疫物资运输司机志愿者的信息,50岁的罗庚马上报名了。一起报名的还有37岁的毛晶晶,他成为司机也有十多年了。加入公司参加的宜昌市物流协会应急抗疫救援车队后,他们是搭档驾驶一辆卡车。包括他俩在内,海源物流公司一共有4人跑武汉专线。

正月初一,罗庚和毛晶晶在公司的物流园报道,两天后接到第一趟任务。上午,他们穿好防护装备,开着消过毒的红色卡车从宜昌市安琪公司装了一批药品,运输到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卸货。当晚,两人又从武汉天河机场装上一批防护服,返程途经仙桃南服务区时拉上一批口罩,再运往宜昌各个单位卸货。他们除了开车,还要装车卸货。第一趟任务完成后已经是第二天上午。

武汉是疫情发生地,也是疫情最严重的地方。第一趟开车去武汉时,罗庚的“心里不踏实”,还有点害怕。毛晶晶也一样,两人在车里相互打气,还提醒对方“到了以后不要乱摸”。罗庚说,到达后他看到武汉人工作时很“淡定”,第二趟再跑时,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。到现在,两人往返武汉已经10趟,一趟下来从16到20多个小时不等。一般来说,运往武汉的大多是蔬菜和药品,运回宜昌的则是一些单位指定捐赠的防护物资。

这几天,罗庚和毛晶晶去了武汉很多地方,国际博览中心、雷神山医院、洪山区的社区……基本上每一趟,都有3到6个点要跑,这些地点相距少则二三十公里,距离远的则有六七十公里。有时在路途中,还会接到工作群里发来的电子提货单,这意味着新增加了一个提货地点。两人要事先规划好路线,在平时货车很少进的武汉市城区内通行,还要借助手机地图导航,避免碰到限高杆。

83.jpg


志愿司机毛晶晶穿着防护服和卡车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“赶着”把全程跑完

罗庚回忆,一天清晨,他们将一车蔬菜运到洪山区一个社区居委会,接收点的工作人员听说两人没吃早饭,就把自己的早饭让了出来。在雷神山医院,工作人员塞给他四盒泡面,还连连道歉称“物资真的很紧张”。在高速路上,服务站和收费站的工作人员也常常将泡面装在袋子里,塞进驾驶室。

罗庚和毛晶晶总尽量“赶着”把全程跑完。这不是公司的要求,只因想“尽快把需要的东西送到”。他们不超速,而是把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压缩掉。车上有很多泡面和自热饭,但服务区里没有热水,饿了就干啃泡面。罗庚很讨厌吃泡面,他索性不吃饭,只喝点矿泉水。两个人轮换着开车,换下来的人如果不用帮忙导航,可以稍微打个盹。

货送完了回到宜昌等待他们的还有热腾腾的饭菜,物流园的生活区新腾出的一块场地有餐桌,公司安排了一位做饭阿姨,已经把饭菜给司机们准备好。“凌晨三点打电话,我们都有饭吃”。有些好心市民将整箱的水果送来车队送给他们。

跑武汉专线的司机都被安排在专门的住宿区单独隔离,4个人在这里随时待命,任务来了直接出发。罗庚和毛晶晶会抽空与家里人通话报平安。罗庚的儿子正月十五刚结婚,因为武汉封城今年没有回家过年,罗庚希望,疫情结束后,能与儿子儿媳一起好好聚一聚。

校对 何燕